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楚风诗歌(书画)赏析(原创)

精神家园 (我博友已超限 。欣赏请加我)

 
 
 

日志

 
 
关于我

长安区政协委员.陕西作家协会会员,陕西金融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理事,长安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青年诗歌创作代表人之一,出版文集多部,《孤独的青春》是一部情诗精选,(已售完)《流浪水仙》是一部诗和评论选 (已售完)《风的墓志铭》是一部抒情诗集,《红罂粟的舞蹈》是一部抒情诗集《梦是风的花瓣》是一部情诗含部分博友的评论文章。文集被俄罗斯.新西兰.日本等十多个国家文友收藏。目前主持文学刊物《长安文苑》。欢迎大家参与《长安文苑》诗歌部落威信群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神圣的边缘默拜  

2010-04-07 20:50:0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楚风文集第三部《风的墓志铭》后记

                                                                                            贾楚风

 

文学这个被文学人喻为神圣魔鬼的精神家园。使我二十多年来,重视并热衷着黑夜的读书、思考、写作。而彻底忽视了白昼里一切尘世的纷杂事端。尽可能的将精力和时间留给这梦幻的现实和现实的梦幻。因为我心的标杆早已脱离了世俗的纷扰。亦梦亦幻的文学以神圣的光环将我锻造成万劫不悔的信徒,虽然至今还在这神圣的边缘艰辛的默拜。只因为文学在潜意里默化了我的生命和情感。这潜意里的默化最终将我和这个金风尘上的世俗分开,从而使自己更冷静、更旁观的审视和抒写人性的丑恶和美善。这就是文学给我营造的精神家园。

文学是苦难者向世界倾诉人性美善、丑恶的心灵史。文学人在现实生活中的类类遭际,往往被他们易感的神思,构架成这一特定历史时期民族的遭际,因为他们在现实生活里的思考,完全是用哲学家的头脑和诗人的视觉去生活体悟的。他们形似疯痴的遮掩下,隐藏着睿智的灵魂和坚强不屈的生命,然后用神来之笔讴歌美善者在丑恶生存环境下艰难、曲折的奋争和成长的过程,从而彰显一个民族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美善与丑恶的抗衡,也同样渲泄了文学人在现实生活里无法与之比争的生存困惑,我想这就是大部分文学人朝圣文学殿堂的起因。曹雪芹因家族的败落而奋笔《红楼梦》,屈原因官场的失意疾笔《离骚》等等为民请命的大家名篇名著无不或多或少的参杂了文学人个体的私愤。从这方面来说:文学人所遭受的劫难是成就文学人的巨大动力和潜在的财富,这是营造劫难者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因为他们丑恶而速朽的生命和灵魂成就了文学的神圣魅力,文学作品永恒的艺术魅力。也同样是一代代文学人传承文学精神,朝圣文学殿堂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当然这是自己偏激的认识)。这就是我为这本书后记文章命名的原因,也是自己对文学的一点浅显的认识。

《风的墓志铭》是我文集里的第三部,收录了1994年至2004年期间创作的抒情歌作品247首,和第一部习作集《孤独的青春》形成姊妹集,前部是爱情诗,后部抒情诗,同样以写作的先后顺序,用编年史方式编辑,丝毫没有特定的用意,只是对自己创作历程的一种总结而矣。既然是一种总结,难免泥沙具下,要谈篇篇精致是自欺的鬼话,有一点是肯定的,自己对每一篇习作都倾注了真情实感,若是没有艺术的表达,也是自己才识愚笨的问题,诚望专家、读者批评。因为评论家永远是作家、诗人的医生。一部作品的面世,一律的喝彩叫好是不正常,一片的喊杀也同样是不理智的。其实,一个作家、诗人的成长,就像一个孩子的成长一样,大人一唯偏爱,呵护下长大的孩子绝对成不了社会的精英。这也是我诚望批评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我四十三年的人生旅程和二十四年创作体验里,前二十多年的生存困惑和劫难给了自己取之不竭的人生富矿,后十几年社会各界领导、作家,诗人、企业家的扶持,朋友,文友的支持是我非常的感恩,父母,妻子的关心和厚爱是我创作没有半途中断的又一个因素。他们是我用文字无法抒写的支撑。这样的亲情、友情,是我一步步向精神家园默拜的动力。这本书能顺利出版,还应该感谢成德奇、王百忍、杨育民、李瑛等领导的关心。企业家张琳、何东、刘小虎、孙占京、牛建辉、程忠民、张会民、吕选利、刘拥军、陈筱燕.鸣谢。张福社、吕民等企业家的支助,还要感谢黑龙江著名作家、诗人沈学印,我的老师毛安泰、李下叔为本书写序,著名作家、省作协党组书记雷涛、著名书画家章青、为该书题写书名,文友王小虎、何俊峰、张含、王渊平、萧建安、吕建平、刘欢、刘牧之以及全国各地读者、学者的厚爱。他们长期以来的鼓励和担任校对工作。长安蓝盾印刷厂精美的印刷,宁夏文友白宏艳精心设计了封面也一并致谢。

炎热的夏夜,我伏案在写《文集》第三部的后记,文章虽然写完,可书名却一直定不下来,是午夜的十二点多了,突然一股凉爽的风自窗外徐徐吹来,这种舒心,使自己对这风感怀的同时,定下了这部书的名子《风的墓志铭》。我相信这一晚的梦就和风缠绵了。

 

                            2009年7月6日晚上1点30分   静贤庄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