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楚风诗歌(书画)赏析(原创)

精神家园 (我博友已超限 。欣赏请加我)

 
 
 

日志

 
 
关于我

长安区政协委员.陕西作家协会会员,陕西金融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理事,长安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青年诗歌创作代表人之一,出版文集多部,《孤独的青春》是一部情诗精选,(已售完)《流浪水仙》是一部诗和评论选 (已售完)《风的墓志铭》是一部抒情诗集,《红罂粟的舞蹈》是一部抒情诗集《梦是风的花瓣》是一部情诗含部分博友的评论文章。文集被俄罗斯.新西兰.日本等十多个国家文友收藏。目前主持文学刊物《长安文苑》。欢迎大家参与《长安文苑》诗歌部落威信群

网易考拉推荐

用文化人的雄姿.关注支持故乡文化事业  

2010-03-19 18:56:33|  分类: 走进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年评论家邢小利印象

 

贾楚风

 

在我认识、敬重的陕西文化名人中,有一位睿智儒雅,以文学评论著名,形象举止酷似唐僧的文学评论家,他就是邢小利先生。

知道邢小利先生,是1995年的事。当时,我要出版自己的第一本诗集《流浪水仙》准备让他来写序的,因为他是在西安电视台工作的毛安秦老师的同学,在我还没有下老实找的时候,武汉中南民族学院的教授邹建军老师,打来了电话,答应给这本集子写序,这一下就错过了和邢小利先生相识的机会。

在人的一生中,爱好是你结识圈子的机缘,只要是你命中注定的朋友,迟早都是你的朋友。

时间随着生活和人生阅历的延续,一下子滑到了2004年,在长安文学艺术会成立暨《长安文苑》首发式的会议上通过毛安秦老师和邢小利先生相识,相见了。他、赵熙、雷涛,晓雷等老师代表省作协来参加这次会议,此时方知道他在评论界的名气。邢小利1958年生于陕西长安杜曲东江坡村。文学硕士,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理事,白鹿书院常务副院长,西北大学中国西部作家研究中心副主任,宝鸡文理学院兼职副教授,《小说评论》副主编。出版文艺评论集《坐看云起》,《长安夜雨》散文随笔集《独对风景》,《回家的路上有多远》,《种豆南山》,发表中短小说数十万字,诗歌数十首。乡党相见。更多了一层交心相谈的内容和熟热,再加上毛安秦老师和他是同学,更是很快的成为我文学创作道路上的老师。

就像他散文集《种豆南山》里一篇很是著名的文章《做一个简单的人》写的那样,“我说的简单的人意思是:为人处世,特别是和人交往,尽量化繁为简,而不要把事情复杂化,更不要耍心眼与人勾心斗角。”“简单的人是讲良心的。”等论断是奈人寻味的。我们的交往全是文学上的事,打个电话,说明一下事由。几年来,就这样一问一答中加深着我们的感情。

就在这次会议上,他说了一段话,让人听了心里暖乎乎的,其中有这样一句:“我是个搞文学批评的,文学上的事是最关心的,家乡的文学人出书,出成绩,听到总感觉心里非常的亲切自豪,现在办起了这份刊物,心里更是高兴。”等等。以后有啥,我能邦上的就说一声。”会后隔了一段时间,我到省作协去,他除了将自己出版的所有书签了名并赠送,还找了他们编的《小说评论》一大包让我带上,交谈中他严肃,认真的说:“刊物不管大小,编者必须知识面广各种文章都要精通会写,慢慢来,我相信你能办好。”从作协回来后,我时常在想,弄文学,我不是科班出身,以往完全凭热情搞创作,文学理论干巴巴的很难看得进去,现在又凭热爱弄了这摊子事,无形中又给自己的人生增加了一个砝码,于是就将从他那里拿回的《小说评论》,以及他出版的书一本本看了起来,这一看道好,原来一看评论文章就入睡,现在一看评论文章就睡不着觉,阅读兴趣的反向发展,正好弥补了知识的不足。一年过去,《长安文苑》在全国有了些许的影响,全国各地的刊物、作家、诗人出版的书籍寄来,让我写文章评点,竟然排起队来,这一下就将我这个笨拙的人给忙活坏了,每本书读三遍方可落笔写的写评习惯,让我累死累活,到现在这种读后感似的文章还压得人抬不起头。有一次去著名文学理论家王愚老师那里去,他还笑着对我说:“楚风,我看你的评论文章,越写越有味了,就是文学理论方面的知识还要加强。”对于这位老理论家能给我这样的鼓励评价,我深知这里面凝结了邢小利老师的指导和他的这些书籍。临走王愚老师又将他著的评论书给我赠送了几本,拿回来后,又是一篇篇的品读。因为这一生,我没有什么爱好,就是爱读书。我认为书读到痴呆,自然通明世事,到这种阶段,也就无心再经营、理会世俗的繁琐,因此别人会讥笑你书痴、神了。

一转眼四十多岁了,写了成堆的文章,看淡了世俗的忧愁、喜悦。就象邢小利先生的人生感怀:《四十感怀》,《人生定位》,《书伴人生》等里说的。“到了四十岁,有两种感觉:一是思想上顽固了,排斥的东西多了;二是心淡了,很多事看淡了。当然看淡之后,对有些东西却更看重了。”“现在想起来,我真是在读书中长大的,也是在书的世界中渐次了解了我们这个世界的。”“对于读书人来说,书是终生的伴侣,也是终生的慰藉”等等映射了我二十年的读书心愿。回想起来,真有点可笑,有些人为升官、评职称著书立说,我是凭爱好著立说,人这一生就是个折腾,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生观,谁也别小看谁,不管人世是怎样的千变万化,“良心”“责任心”却是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底线,丧失了这两条人生底线,是人类所不容的畜生性的动物。

通过读邢小利先生的这些散文,文学评论集子,我在获得了很多教益的同时,也有一种不完善的感觉,那就是他的散文作品字里行间充盈了诗人的激情、诗人的行文风格,他的理论文章渗透了散文的情趣,让人在阅读的过程中,获得悦愉之感受的同时,还能理解所评作品的得失,这样的感受皆是在轻松中获得的。还有一点,他的评论文章,不管是针对名人还是初涉文坛、渐出头角的青年作家、诗人皆是就作品论得失,完全抱以对作家,诗人负责,负责,对自己负责的态度来写,鼓励中不吹捧,批评里蕴含鼓励,也就是说:他对所撰写的评论对象,既不捧杀,也不封杀,完全是以品评家的眼光去看每一部作品的。对作家、诗人来说是非常敬重,欢迎这样的评论家来指点自己的作品,因为评论家永远是作家和其作品的医生。

自《长安文苑》设立《长安文苑》“优秀”作品奖以来,邢小利和省作协其他著名作家、评论家一起,一直屈尊担任这个小奖的评委,《长安文苑》的艺术顾问,他和他们一样不是那种顾而不问的顾问,委而不评的评委,对小刊物推荐上去的参评作品,每篇必阅,提出作品的优劣,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使我时常在感激的同时,非常的感念。每当学会和《长安文苑》开颁奖会时,他都按时到达,万一有什么急事实在难以脱身,也会主动向会务组说明情况,这种学者礼家的风范是深得长安文学圈子人爱戴和尊敬。长安是十三朝帝王建都的宝地,是文化底蕴丰沛的古文明发源地,是著名作家柳青撰写不朽之作《创业史》的生活基地,在长安文学文人、政府等有关单位的策划下,在省作协党组书记雷涛,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忠实的鼓动下,成功的设立起了“陕西省柳青文学奖”以及相关柳青纪念活动,邢小利作为长安籍的在外文化名人,积极的观注、参予、支持家乡的文化事业,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是夜了,夜是醒者梦幻和创造的温床,夜是秉烛阅读的最理想空间。我就是利用了三个月的临睡时间,静心的读完了邢小利先生的评论集,散文随笔集《长安夜雨》及其修订本,《坐看云起》,《回家的路有多远》,《种豆南山》等著作的。今夜又同样在孤灯下写了这么不象样子的文字。眼前晃然出现了那位唐僧样儒雅、白净、睿智温和的世外高人——邢小利。

 

200937——38晚静贤庄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