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楚风诗歌(书画)赏析(原创)

精神家园 (我博友已超限 。欣赏请加我)

 
 
 

日志

 
 
关于我

长安区政协委员.陕西作家协会会员,陕西金融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理事,长安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青年诗歌创作代表人之一,出版文集多部,《孤独的青春》是一部情诗精选,(已售完)《流浪水仙》是一部诗和评论选 (已售完)《风的墓志铭》是一部抒情诗集,《红罂粟的舞蹈》是一部抒情诗集《梦是风的花瓣》是一部情诗含部分博友的评论文章。文集被俄罗斯.新西兰.日本等十多个国家文友收藏。目前主持文学刊物《长安文苑》。欢迎大家参与《长安文苑》诗歌部落威信群

网易考拉推荐

老翁同音  

2010-03-19 18:37:56|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渭南作家方川根儿童诗集《宝贝快长大》序

 

                               贾楚风 

作家诗人最珍贵的是保持一颗年轻激情的心境,这样的心境是他们永恒创作的精神资源,他们最可怕的就是心理的衰老,因为心理衰老意味着创作生命的结束。方川根先生就是这样一位永远保持强势创作姿态,勤勉好学的作家诗人。

2008年年初,方川根先生从渭南来长安,从包里取出了这本名叫《宝贝快长大》的儿歌集,诚恳的要求我写序。慌恐的我面对长辈的他,不知应该怎样谢绝。因为我必定不是名家,写点读后感还勉强可以,序简直叫我难以接受,后来也没见了摧,心里方坦然许多。可到了1015日接到方老师的来信,又谈起这事,并说马上要用,做为晚辈的我慌了手脚,又重新将集子取出来研读,做序实不敢,只是读后感而矣!也算给方老师交上一份不合格的作业吧。

认识方老师是十几年前的事,虽然十几年转眼间已过去,可方老师的言谈举止和十几年前没什么两样,身背一个大包包,里面装满书和他自己的作品,会议间隙总是拿出日记本或大本子上写得密密麻麻的作品让我看阅。总是很关切的说:“楚风最近脸上颜色不好,要注意身体,多吃点饭,再胖一点就好了。”等等让人心暖的话,现在记起来还是那么关切,那么感人。后来到我们办了《长安文苑》,方老师的作品又成了《长安文苑》的常驻客人,身影和神态还是十几年前的样子,只是苍老了许多,必定是60多岁的人了,虽然我们的生活依旧清贫,可对文学的痴爱却丝毫没有减弱,友谊却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加深,时间长了总是通电话,互相道安,问好。他来长安总是非看我一眼不可,我们之间的友谊慢慢的从文学之间的交流变成了一种亲情,这就是文学的魅力和文学的作用。印象中方老师的作品总是关注社会和亲情,不管是散文、诗歌,亦或是小说同一的风致。今年却猛然拿了一本子要出版的儿歌集,让我欣喜的同时,也感到突然。我不解地问:“方老师,怎么想起写儿歌?”他诚恳的说:“这就是这二年看孙子和养花的结果。你看,我抱着孙子,给他背的还是父母那时念给我的东西,我已经抱上孙子了,还用的父母教我那时的文本,想着就心里不是味道,便动了写儿歌的念头,一写就是这么一大本子,随后就动了要将这些东西印成书的念头,留给娃们……。”唉!这社会也真奇怪,有钱的人,总是要挣更多的钱留给后人,文化人却想出本书留给后人,方老师与其他作家,诗人不同的是:他出这本书仅仅是留给自己的后人,没有过多的的奢望,这又是让人敬服的一点。在当今这样一个金风尘上的社会环境下,别人都是目标定的越大越显其有能耐,“什么我的书是写给下一世纪人看的”等等不切边际的狂言,方老师却很质朴地道出了自己的心迹,从心里来说,他就是个文化奇人,怪人。下面我就从他的近200首儿歌里摘录几首,和大家共勉。

 

昨夜微风细雨停

今晨太阳照天下

怀抱婴儿父母笑

盼望宝贝快长大

 

白肤色呀黑头发

樱桃小嘴眼睛大

逗乐显出双酒窝

往后总是聪明娃

         ——《宝贝快长大》

 

小板凳,端来坐

上面钉个光木板

正面钉个四条腿

那是爷爷亲手做

娃娃坐上吃果果

——《小板凳》

 

柔似一团毛

黑帽黄缎袄

月下跚跚行

窗前闻鸭叫

 ——《咏小鸭》

 

白牡丹

绿菊花

黄玫瑰

红梅花

满箩箩

分批扎

味儿香

花朵大

 

不怕风吹和雨淋

噢,姐姐做的塑料花

——《这是啥花》

 

正月十五玩花灯

家家户户喜扎灯

燕燕提着公鸡灯

阳阳提着骏马灯

雯雯提着白兔灯

圆圆提着小狗灯

东转西逛满街灯

十二生肖灯遇灯

孩子争夸自己灯

奶奶听了笑看灯

呼呼呼风吹灯

明年再来玩花灯

——《正月十五玩花灯》

 

这么多“小花,小狗,小猫,小鸡”都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事物,被一位60多岁的方川根先生,用形象的语言跃然于纸上,不禁那些被喻为的事物活脱了,方先生的智慧也随之活脱了。儿歌这东西难写,我也曾试过,都没有成功,既要抓住被喻为事物的显著特征又要用浅显易懂的文字表达出来。还要让孩子们通过文字能回归事物的具体形象,又要写出新意,这几项要求同时做到是很难的。从方川根老师这本儿歌集里,我明显的看到了这一点成功的光芒。方老师总是诚恳地说:“他是留给自己后人看的。”其实他的这些作品,已经具备了留传后世的可能。有些作品完全可以进幼儿教材。写到这里,我只想再说一句话:“方老师看孙子看出了名堂,一下子成了儿歌诗人。”最后希望广大的父母和儿童喜欢方老师的作品。

 

 

20081022130

静贤庄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