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贾楚风诗歌(书画)赏析(原创)

精神家园 (我博友已超限 。欣赏请加我)

 
 
 

日志

 
 
关于我

长安区政协委员.陕西作家协会会员,陕西金融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理事,长安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青年诗歌创作代表人之一,出版文集多部,《孤独的青春》是一部情诗精选,(已售完)《流浪水仙》是一部诗和评论选 (已售完)《风的墓志铭》是一部抒情诗集,《红罂粟的舞蹈》是一部抒情诗集《梦是风的花瓣》是一部情诗含部分博友的评论文章。文集被俄罗斯.新西兰.日本等十多个国家文友收藏。目前主持文学刊物《长安文苑》。欢迎大家参与《长安文苑》诗歌部落威信群

网易考拉推荐

心纳陕西文化.情著人生华章  

2010-03-17 20:23:01|  分类: 走进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陕西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雷涛印象

 

贾楚风

 

柳青是长安宝贵的精神资源,高举柳青的旗帜是办好《长安文苑》的基点。要相信自己所做的事,将具有多么深远的历史意义。

                                                       ——雷涛书记对作者的赠言

 

 

作者(左)和雷涛书记在一起

 

  知道雷书记是他到省作协工作后的事。见到这位办事干净利索,厚道、坦荡的智者兄长,是2004“长安文学艺术学会成立”暨《长安文苑》创刊的会议上。那时对他能参加这个会议,我除了感激、敬重,剩下的还是感激、敬重。频繁而深刻的交往就是后来的事,就在我落笔的瞬间,我们昔日亲切交往的情景,一幕幕从记忆的深处浮现。

       我们知道,不管文学在人类文化和文明的进程中起到多么巨大的作用和深刻的历史意义,它的地位和作用却一直处于主流以外,也同样不可能处于主流,这是历史和现实的必然,而我们文化人却一直将文化和自己向社会的主流领域挤身,这种做法是可以理解的,实质上是不明智。在社会的发展进程中,先有生活,就是人民群众物质的生活需求,随后才是精神的生活需求,只有我们创作出基于人民生活基础上的精神产品,反映时代的主旋律,才是人民所喜闻乐见的文学艺术作品。长安作为十三王朝的建都之地,文化的渊源的深厚,人杰志士的轶闻枚不胜举,如当代的大作家,就是柳青。柳青和他的《创业史》是长安人民的荣耀,也是陕西文学艺术创作的一块里程碑。《长安文苑》一创刊,我们坚持的就是现实主义的创作道路,弘扬的就是柳青的现实主义创作精神。在这次会议上,雷书记作为省作协的领导,更重要的是做为一个文学的殉道者,来参加这次会议。会议上他代表省作协作了题为《柳青——宝贵的精神资源》的讲话。当时只是口头的阐述这篇文章的主要观点。会后,他通过记忆整理出这篇文章,先后刊发于《长安文苑》、《文艺报》、《陕西文学界》、《西安晚报》、《小说评论》等报刊,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他在这篇文章中强调:“在长安文学艺术学会成立大会上,我曾讲过关于柳青研究应当成为一门学科,而且讲到长安是这门学科的发源地,长安区的文学工作者最有这方面的发言权的观点。我这样提出问题,并非一时的情感冲动,而是长期萦回在我脑际中的思考的自然流露。”柳青是多么重量级的一个大作家,他创作的中篇小说《铜墙铁臂》等在文学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到后来扎根长安十四年创作了长篇小说《创业史》而彪炳史册,一代一代的作家都在沿着他的足迹和创作思想耕耘着。如今雷涛书记将这么大的责任放在了我们长安作家的肩头,在感到沉重的同时,也产生了一种荣誉感和使命感,心里暗下决心,努力要将这件事做好,做扎实;同时也明白,文学这个事业,不是一次活动,而是一次人生道路上的长旅。举起柳青这面旗帜,更应该这样。在陕西,柳青的《创业史》影响和培育了一大批在全国有影响的作家,最杰出的就是路遥、陈忠实、贾平凹、赵熙等大作家。雷涛书记经常说出这样的话:“我和许多同代人一样,文学启蒙是以《创业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些红色经典开始的。”这足以可见他对《创业史》和柳青的尊重和敬仰。为了使《长安文苑》始终举起柳青这面旗帜,雷书记和赵熙等老师,出谋划策,他们利用自己前半生的办刊经验言传身教,多次策划研讨版面。那睿智的灵感和坦荡的胸怀,使人至今难以忘怀。他们制订出的版面就是目前这个模样。《长安文苑》柳青研究栏,专刊发柳青生活和创作的经验、学术思想等方面的文章。柳青在长安生活了十四个春秋,这样的是否“宝”更妥?藏相对于其它区域更丰富而且原汁原味,极富文化和教育意义,对广大的业余文学创作者具有深远的指导作用。“蛤蟆滩”栏由赵熙老师题写栏目名称,专刊发现实主义创作上有思想有深度的短篇小说、中篇连载、散文作品,这样既提升了《长安文苑》的学术品位,从而又使我们在内容和实践中高举了柳青这面旗帜。也同样,《长安文苑》这本同仁的民间刊物之所以能够逐步打造成为国家刊物所难以替代的刊物,就是因为柳青和他的《创业史》的旗帜和光辉。为此雷涛书记多次在长安的文学创作会议上强调和呼吁《长安文苑》的作用以及对未来推动长安文学艺术创作培养文学新人的期待、期盼。而且是在区委领导参加的情况下,极力强调和呼吁的。他说:“我相信《长安文苑》在区政协成主席、王主席和长安各个领域领导、企业界有识之士的支持支助下,以及《长安文苑》这一些无私文学爱好者的工作下,一定能将刊物办好办下去。”

       夏季的梦是凉爽的风,暑天的风景却处处充溢着燃烧的激情。文学对于我们这些虔诚的信徒,就像这天不管春夏秋冬,始终燃烧的太阳,是心梦里永远不会熄灭的心灯。心灯的熄灭就是生命的结束。雷书记也同样是这样。在大学求学期间,他就二次骑着自行车专程到柳青墓拜谒。后来,还专门去了皇甫村,找到梁生宝生活原型的家进行访问。在晚霞映红天际的那个时刻,伫立于蛤蟆滩的腹地,环视如黛的秦岭山色和神禾塬的苍凉壮美之景,还有御宿川树荫掩映下的古老村落的轮廓时,内心深处除了对“长安自古帝王都”诗句的感叹外,油然而生的便是对柳青这位一代文学大师的深厚崇敬。

      长安的一山一水,每一寸土地都深藏着一段曼妙凄婉或壮烈的历史故事亦或美丽的传说。这就是我们生活的地方,谁说不爱简直就是叛逆。就是在20068月,《长安文苑》祥峪沟笔会期间,雷书记能参加这次笔会最让我感动。当时他的脚腕骨折,刚刚取下石膏,而且连续几天的阴雨刚放晴,烈日暑气是可想而知的。先天晚上和他通话,他就说:“利民,请转告大家好!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上下楼要人帮助,明天早上若司机能陪同,我给你通知就去。若司机忙我就不参加了。”第二天早上雷书记打来电话说能参加,就是来得迟一点。当时我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办刊这几年,经常有些人闲聊时说:“我都不相信,赵熙、忠实、雷涛这么大的名家,整天跟着你跑,真的想不通”等等。是的,我也常想这个问题,最终落点在文学的情结和个人的情感上。我相信不管社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却是金钱难以买到的,只要真诚、坦荡,坚持做人的准则,就会拥有永恒的友情、亲情亦或爱情,就会跨越人与人之间的任何世俗戒律,特别是地位、年龄,就会富裕人生。当我在烈日艳阳照射下的祥峪公路边迎接雷书记时,心里想的却是他的身体,这足足三个小时的等候,自己的汗水浸湿了衣裤。雷书记看到我,头从车窗探出来,远远的就喊:“你咋傻站在太阳下,站那别动,我来接你上车。”车到我跟前,他打开车门急着下来。“雷书记,我上去就行了嘛,你腿有伤,还下来啥。”我一上车,他就愠怒的说:“你傻了,我到了就给你通知,这样等了多长时间?”我憨笑着哄他:“一个多小时,害怕你跑错了地方。”他转身又对车上的同行者说:“这就是我给你们说的利民,简直……”虽然后边的话没说,我知道他要说我啥。“雷书记,你还别说,这样一等你们,还把我的感冒给治好了。”虽然是开玩笑,那的确也是真实的感觉。虽然笔会的时间仅仅只是几个小时的场景,可这种文化的氛围,畅所欲言的情景却使每个参会者感到欢欣鼓舞,心情、人情、亲情融为一体的盛况,是难以忘怀的。他每次见面都以这样的言语鼓励我,在陕西这么多区域性刊物中,两种刊物我每期必读,一本是陕北米脂县政协的《米》杂志,一本就是咱长安政协的《长安文苑》,办出了真正的地域特色,这是很难得的。你们虽然纯属业余,却基本办出了省市期刊的水准。我知道他和其他名家以及成主席、王主席的鼓励和教诲是真诚的扶持支持;也同样知道《长安文苑》永存在的问题和潜在的生存危机。

       在一个人的读书生涯里,普遍的读书是重要的,研读一个人的所著文字更重要,只要研究了他著的所有文字,才能比较准确的把握他的创作思想、做人办事准则,然后方领悟他的人格魅力。远的不说,在陕西作家群里,到目前为止,我将在全国有影响的大作家的作品能收集到的就读,而真正通读的只有路遥、陈忠实,下来就是雷书记和邢小利的作品。雷书记的四部著作《走近阿尔卑斯山》、《走向王国》、《走出西影的女人们》、《文化鳞爪》,是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读完的。在《陕西文化人》第三辑中这样撰述着雷书记的简历:雷涛,又名雷全芳,生于195411月,陕西武功人。现为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1978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汉语文学专业。曾任陕西省委宣传部干事、部长秘书、副处长、办公室主任、《陕西宣传向导》主编;西安电影制片厂党委委员、常务副厂长等。雷书记长期从事思想宣传和文化艺术工作。其思想敏锐、知识丰富、勤奋敬业、性格率真开朗。在省委宣传部工作期间,由他领头创刊的部刊《陕西宣传向导》以其思想内容的丰富性和对基层工作的指导性,赢得全省思想宣传战线和思想宣传工作者的好评,发行量由最初的数千份很快增至六万份,曾多次被评为全国同类刊物中的优秀刊物。受家庭熏陶和父亲的影响,他自幼喜欢阅读和写作,自1975年开始创作发表作品。初期以评论杂文见长,后又涉猎散文、随笔、报告文学、纪实文学。在繁忙的行政组织管理工作之余,读书与写作不辍。80年代曾与人合作编辑出版了《当代社会主义100题》、《经济体制改革百题》、《三秦花边文苑》等书,均对基层工作起到了良好的指导作用。1997年率团参加第50届洛加诺国际电影节,并遍访瑞士,遂以饱满的人生激情和优美的文字创作出版散文随笔集《走近阿尔卑斯山》约18万字。全国50多家报刊杂志相继转载其中的文章和刊登评论文章加以推介,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影响。1998年出版的纪实文学集《走向王国》约22万字,专家们认为该书具有“史实”价值,从一个角度来讲,填补了陕西乃至中国电影史的空白。2000年出版纪实文学集《走出西影的女人们》约18万字,是《走向王国》的姐妹篇。2005年出版《文心鳞爪》28万字。散文集《故乡的紫藤树》即将出版。除此之外,还写了大量的人物专访、散文、随笔、书序、文学评论等作品300多篇。其中一些作品在中央和省市级报刊评奖中获奖。小传被收入《中国百年人物篇现代卷》一书,并获得荣誉证书。到陕西省作协工作后,团结班子成员抓创作,抓作品,抓人才,组织召开全省会员代表大会,这是省作协成立以来的第一次会员大会,受到基层会员和社会多方面的普遍赞扬。他还提出成立省作协影视制作公司和陕西文学院的设想。此外全省的百名企业家扶植百名文学新秀的重大活动也将拉开序幕,这是陕西文坛上公认的一件盛事。雷书记对社会转型期作协的性质、地位、作用、运作机制以及发展前景也有新的见解和想法,一些举措正在实施之中。雷涛业余爱好广泛,除写作外,对历史、考古、宗教、古钱币、书法及民俗等门类亦有浓厚的兴趣。

       对于雷书记的文学创作,我才识浅薄,不敢妄加评论只能浅略的感受和体会。他在《走出西影的女人们》、《走向王国》、《走近阿尔卑斯山》这三部著作中,不仅写了象张艺谋、巩俐、许还山、孙飞虎、柏雨果、陈凯歌、芦苇和我很熟悉的大作家莫伸等著名演员、导演、摄影师、编剧外,还写了极为普通的女性,比如李达莉和“杨嫂”这样的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尤其是写杨嫂这位在西影干了几十年临时工的女性,至今还深深的感动着我。他用自己那神来之笔,用了短短的几千字将这位地主的小姐被残酷的现实摧残成西影的保洁员的整个过程有血有肉,绘声绘色地展现给读者,读完让人感到痛惜的同时,也为那个畸形的时代深感悲哀。他的这三部写西影的书,可以说是全景式的将西影的兴衰推向了世界,由名导名编名演员到保洁员、配音演员、化妆设计师等这一个个人物,在他的笔下是那么的真实,那么使人感动。《走近阿尔卑斯山》虽然写的是他赴第五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时期的国外见闻,却大部分文章还是围绕西影电影的事。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雷书记是干一行爱一行奉献一行的。这些成就皆和他的勤奋和钻研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他在省宣传部工作将全省的宣传工作干得红红火火,办刊物,写文章,搞刊物发行,费尽了心血,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绩。到了西安电影制片厂,按常理说虽然不是文化工作,却是另一个门类,是门外汉了,而且担任的是常务副厂长,写这类文章和不写这类文章都不关紧要。他却在繁忙的行政工作之余查阅资料,走访当事人,写了总共55万字的三部书,很快以电影文化艺术的门外汉跨越到门内汉之列。这就是西安电影制片厂常务副厂长雷涛。

       20006月,雷涛副厂长由于工作需要,从西影厂调入陕西省作家协会担任党组书记。这项工作对他来说可谓轻车熟路。因为宣传部的工作和作协的工作性质比较相近,但对他来说也有一定的难度,尤其是陕西作家评论家很多,比如路遥、陈忠实、贾平凹、赵熙、莫伸、晓蕾、王愚、李星等,他们是陕西的骄傲,也同样是中国文学的骄傲。雷涛做为一个党组书记既要激励作家们的创作热情又要搞好作家们的物质生活,因为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们陕西的省宝级的大作家,这样的大问题,一下子摆到了他的面前,说他不费心智是假的。他到陕西作家协会工作后,带领领导班子做了几件大家有目共睹大事。他在抓创作、抓作品,促人才的同时,组织召开了全省的会员大会,这是省作协成立以来第一次会员大会。受到了广大基层会员的一致赞许,促进了全省的文学创作,受到了社会多方面的赞扬。陕西文学院的成立,签约作家制度的实施,废除了作家终生制的制度,从而使文学创作和作家在新的社会环境下,适应了社会发展的步骤。这样的创举激发了广大青年作家的创作激情,取得了抓创作,抓作品的初步成果。这就是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的雷涛。

       他到省作协工作后,又出版了自己的28万字的散文随笔集《文心鳞爪》,这是他的第四本书,其大部分内容都是关于作协工作思考,作家队伍建设最让我感动的文章就是“长安文学艺术学会成立暨《长安文苑》发行式”大会上的那篇《柳青——宝贵的精神资源》。这篇文章他比较详细的记述了柳青和他的《创业史》的历史地位,是这部作品对自己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影响,并为《长安文苑》的以后办刊思路指明了方向,并给予了殷切的希望,同时为长安将柳青做为一个文化旅游产品打下了牢固的思想基础和理论根据。在这一点上,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认为,《长安文苑》在成德奇和王百忍主席的领导和扶持下,到今年为止能举着柳青的旗帜存活四个春秋,在为商人创造了商机的同时,也激活长安的文学艺术创作和文化市场,这种作用会在未来的文化生活中,后人会给予以坦诚的评价。我们坚信这一点,也同样会实现这一点,我们同样也会肯定区内的有识之士和区外的有识之士会将柳青这个文化品牌做得更大更好,这是我们所希望的,也同样是所期待的盛世长安的文化风景。在这里我希望“长安文学艺术学会”的全体会员,要以柳青和他的《创业史》为榜样,深入生活,扎实创作,用优秀的现实主义文学作品,打造盛世的长安文学巨著,也许这个梦想需要几代人来完成,但我们必须立足长安,从现在做起,深入生活,潜心创作,写出群众所喜闻乐见的反映长安人民喜怒哀乐的文学艺术作品,这是金钱所不能购买的精神丰碑。

       今年的清明节那天,细雨霏霏似乎在寄托着人们的哀思。我心里铭记着雷书记的教诲,骑着电动车,披着雨披一个人向柳青墓地的方向驶去,经过柳青广场时,在柳青的巨像下站了许久许久,思绪神游着壮美的神禾塬以及至今还存活在长安人民心里的柳青和他的《创业史》。在心里默默的告诉柳书记:柳书记,长安人民没有忘记您,长安企业界的朋友和文化界的后人在区政府的领导下,将有形的碑和无形的碑同时高竖在您生活创作了十四个春秋的高天厚土之间,让您目睹长安的盛世壮观。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